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邹志强博客 个人网站大全 友情链接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文章书籍 > 人生哲理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人生哲理 > 文章

这不只是一个梦

时间:2008-08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我从来都是相信梦境与现实是存在某种微妙联系的,甚至是必然的联系,起码这一次是。 
      一个沉闷的夏日,午后,翔安静的陪着父母在家看着电视,这样的情景虽然在大多数人看来司空见惯,但对于一直在外地工作的他来说,显的多么陌生和弥足珍贵了,所以他很享受短暂返乡假期带给他的这种平淡中的幸福。 
      父亲在为老毛病肩周炎的再次复发而小声嘀咕着。翔很清楚,劳累了一生的父亲为了家庭的幸福付出了很多汗水,心血,虽然很多情况下,翔并没有去直接去表达对父亲的这种尊敬和感激,但他心里始终很清楚。母亲,是个永远都不嫌累的人,在短暂的午休后,又开始着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。 
      电视上依然播放着这次大地震的相关报道,其实翔已经不屑于关注这种几乎千篇一率的节目,但毕竟和家人一起,此时的心情相对自己在异地他乡时,会另更有所感触吧。 
      刚才还是阴沉的天色,突然感觉到窗外的光线变的异常的光亮,这种亮的程度似乎是从未见到过的。伴随着天色的突变,还有突如袭来的狂风。翔赶快来到窗前,准备关起窗子,按照常识来判断,一场大暴雨要来了。 
      当他从窗口探出脑袋想进一步观察风云突变的天空时,他惊讶了。天空呈现了一种令人眩晕的白色,白的很纯洁,但又似乎透着黑色的杀气。 
      街上的人疯狂的跑着,但奔跑的似乎并没有目的和方向,总之一片混乱。让人不禁又想起了不久前的那次大地震。 
      还没来及回忆恐惧,眼前的一切又让人陷入巨大的恐惧之中。 
      突然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颤抖,一声沉闷的巨响随之而来。天花板出现一道道轻微的裂缝,灰沙顺着裂缝撒了下来。很多摆放的东西都被震倒了,挂在床头的照片镜框也摇晃着掉了下来。 
     “地震了”。翔马上意识到了这个情景。大声喊着妈妈,同时拉起妈妈的手,不顾一切的跟着沉着的父亲一起逃离大楼。当他们来到楼梯口,眼前的场景让翔再次震惊。人们似乎都在争相恐后往楼里跑,那些刚跑出大楼的人,也毫不犹豫的掉头返回建筑物内。 
      看到人们都在用一种极度深寒的眼神仰望着天空,翔也不禁抬起了头。
这不是一场地震。 
      天空依然光亮,异常光亮,愈加光亮。而光亮的天空中心,是一个更加光亮的巨大物体的清晰轮廓。 
      无法用语言描述这个物体的外形,况且,这个时候,没有人去在意天空中这个庞然大物,不管它是怪异,是美丽,还是恐怖。 
     “不是地震,非地球因素入侵,请大家尽量呆在家中”。外面传来扩音器发出的声音。 
      恐慌的人群,翔虽然有幸没有亲身经历那次大地震带来的恐惧,但他也能想像到,这次灾难,更加严重。 
      妈妈看起来似乎已经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了,眼睛湿看着她,翔,紧紧的抱着她。 
      天空中的巨大物体越来越近,感觉就在头顶的不远处。让人感觉恐怖的除了怪异的外形,更是它撒发的那种透着黑色杀气的炽热白光,幽惑,迷离。而在物体的边缘,不时的发射出一个个锥形的更加光亮的光球,飞向远处的地面,随后,感到地面的巨大震动,然后才是沉闷的巨响。 
      人们不知道,光球所到达的地方是一个怎样凄惨的场景,人们也不知道,这具有摧毁性能量的光球什么时候会射向自己所在的位置。 
      除了绝望,还会有什么? 
      目前唯一庆幸的是,这里还没有发生什么毁灭性的灾难。 
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人们,看着身边的父母,翔似乎表现出了一种无畏的气概,无论怎样,都能大胆面对,即使是面对死亡。 
      突然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她,她是翔心里除了亲人,唯一占据着重要位置的人,虽然彼此都不属于对方,但,此时的牵挂似乎不亚于世界上任何美好情感。 
      电话竟然很顺利的拨通了,也听到了对方熟悉的声音,那边好像很平静,似乎并没有出现相同的情形,翔感到欣慰。但还没来及说更多的话,电话就悄然的断掉,再拨,无法接通,重复,依然。 
      眼看愈加恐怖的灾难一步步靠近,虽然还没有绝望,但翔也能想像到紧接着的灾难将无法预测,“如果我们将来不能在一起,也不能再次见面,也希望你能知道,曾经有个人真心爱过你”。翔从容的将短信发了过去。 
。。。。。。 
      画面突然一转,空间似乎转到了另一个地方,翔光着膀子,穿着大短裤,拖鞋,一个人在湖边悠闲的散步, 凉爽的微风吹拂着湖边的杨柳,也吹在他赤裸的胸膛。无比惬意。 
      同样是突发的灾难,但这边的情况似乎不是那么严重,以至于,灾难出现后,还有记者扛着摄像机在湖边捕捉灾难时的恐慌场景。 
      但唯独翔,似乎并没有感到恐惧,相反,很冷静的站在湖边,继续享受着凉风的吹拂。这个时候,记者来到了翔的面前,将摄像机对准了赤裸着上身的翔。翔,很镇定,很自信的对着镜头,伸出右手,竖起大拇指,紧接着,又用食指和中指手做了个V字型,直接指到镜头前端。 

      哗哗哗,下雨了,窗外的雨声把我从睡梦中叫醒,睁开双眼,我才发现,我仍然躺在我自己的床上,并没有回到家乡,更没有刚才的那段离奇的事情发生,一切都是梦境。原来,早上下了夜班后,回到住处,便一觉睡到现在了。 
      看来最近真的有点神经质了,地震没把人震晕,人倒自己把自己整晕了。明天就是父亲节了,还真很是想念父母,发个短信吧。 
      拿出手机,打开短信菜单, 发现草稿箱中有一条未发出的短信:“如果我们将来不能在一起,也不能再次见面,也希望你能知道,曾经有个人真心爱过你”。 
      怪不得梦中的短信内容记忆如此清晰,原来源自生活。 
      梦境与现实,同样是面对近乎绝望时心里想说的话,翔很清楚,这梦境与现实的关联。 
      人的思想,还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。 

上一篇:狼性

下一篇:命运抢不走我的生活

  • Copyright © 2009—2020 ,www.zouzhiqiang.com,All Rights Reserved. |  蜀ICP备08109900号-2  |  川公网安备 51132202000060号
  • 关于本站  |  网站声明  |  网站导航  |  留言交流  |  友情链接  |  个人博客  |  个人网站大全  |  音乐电台  |  祝福频道  |  新浪微博
  • 版权声明:凡注明本站原创文章、作品,未经本人许可,任何人或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对本站内容进行复制作商业用途.
  • 本站部分文章、资源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及时致信告知我站.
  • 地址:中国·贵州·贵阳  邮编:550018   微信公众号:WEBZZQ  邮箱:admin@zouzhiqiang.com
  • QQ:470870191 欢迎各位站长加入个人网站交流讨论QQ群: 15410235
  • 访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