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个人网站大全 友情链接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物流讯息 > 行业动态 > 文章 当前位置: 行业动态 > 文章

聚焦物流顽症之八:卖菜难 买菜贵 为什么

时间:2011-05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

   解说:菜贱伤农,菜贵伤民,蔬菜流通要经过哪些环节?记者山东寿光实地调查,哪些环节在推高价格,降低蔬菜流通成本如何多举措并举?聚焦物流顽症之“卖低买高的菜”,《今日观察》正在评论。

    主持人(史小诺):欢迎收看《今日观察》,继续我们的系列评论《聚焦物流顽症》。前段时间有一些地区出现了农民“卖菜难”的现象,引发了社会上对于蔬菜流通环节的一个关注。针对“菜贱伤农、菜贵伤民”并存的现象。我们记者一路追踪了山东寿光蔬菜从收购、从运输、批发直至零售的整个过程。那么物流环节在菜价的最终形成的过程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?如何降低农产品的物流成本?

    今天演播室的评论员是何帆和张鸿,首先一起来看一下记者调查。

    解说: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是全国最大的蔬菜集散地和价格形成中心,每天有1500万公斤左右的蔬菜进行交易。

    早上6点,蔬菜批发商陈中正在装车。

    记者:圆椒收上多少钱一斤?

    陈中(蔬菜批发商):收上来,今天卖一块二左右。

    记者:拉到北京中间成本大概有哪些?

    陈中:像这个装袋子费用、包装费、运输费,就这三种。

    记者:这个成本大概占多少?

    陈中:这个成本在两毛一二(每斤)。

    解说:当晚7点,这批圆椒运到北京大羊坊蔬菜批发市场,陈中的合伙人贾宗以每斤1.5元的价格把圆椒批给北京的二级批发商。

    贾宗(蔬菜批发商):(圆椒)批发到一块五(每斤)左右。

    记者:这个你卖给他们(零售商)多少钱?

    朱有生(二级批发商):一块六吧,加一毛(每斤)。

    解说:第二天早上3点,朝来万通农产品交易市场,二级蔬菜批发商朱有生把圆椒卖给零售菜贩每斤1.6元,记者走访了几个蔬菜零售店,圆椒卖到消费者手里是每斤3块到3.5元,蔬菜从地头到菜市场,经过经纪人、一级批发商、二级批发商、蔬菜零售商四个环节,每斤圆椒从1.2元/斤到1.6元/斤,加价0.4元,而在最后一个环节,菜价陡然增高,到消费者菜篮子价格翻了一番。

    再看《经济半小时》调查,西葫芦在新发地只卖2.5毛,从五环的新发地运进四环内的岳各庄蔬菜市场,虽然距离不远,再加上来回的搬运费、摊位费,这时每斤西葫芦已经涨到了3毛5左右,涨幅高达30%。

    在北京市内社区卖菜的菜贩苏生平告诉记者,他们的菜就是在北京岳各庄蔬菜市场批发的,虽然新发地的菜价更便宜,但是他却很少去那里进货,因为拉菜的人都是人货混装的面包车,按照北京市交管部门的规定,人货混装的车辆是不允许上路的,为了躲避交警,他们只能在晚上12点半到凌晨6点之间上路,而这几个小时的时间根本不够跑新发地买菜。

    菜贩1:这个地方太大,这个菜和那个菜相隔一里多路。

    菜贩2:等到天亮了,限行就不敢回来了。

    解说:拉菜的都是人货混装的面包车,经常在市内遭遇罚款。

    菜贩2:警察一说罚钱,跑都不让你跑,逮住了,有时候一个四环,罚两回。

    记者:逮住一次罚一次?一次罚多少?

    菜贩:一百元,二百元。(一旦被罚)一斤菜最少得加一毛多钱。

    解说:在市区的菜市场,西葫芦卖到了一斤1元钱,在社区卖菜的杨大姐告诉记者,蔬菜进城难,环节太多,青菜的耗损很大,此外,还有摊位费、卫生费、水电费等等,这些最终都摊进了菜价。

    主持人:刚才我们在片子当中看到1块2的辣椒,最后到老百姓的餐桌上大概是2块5、3块,甚至到了3块5。我记得前段时间我们曾经做过类似的节目,也有评论员说,整个流通环节他认为是竞争充分的,是没有问题的,所以他认为这个价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合理的。但我不知道何帆这次去寿光调查,你的调查结果怎么样?在哪一个环节你觉得它的增幅有点过大了?

    何帆(财经频道评论员):我觉得去一趟,跟不去一趟还是不一样的。在去之前的时候,我是觉得这个物流行业是一个暴利的行业,那么之所以这个菜价高,可能是因为在物流的环节层层加码,那么去了解一下情况,发现并不是这样的,物流行业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微利的行业,跑运输现在是越来越难了,因为现在它各种成本都在上涨。

    主持人:对。

    何帆:油价在涨,而且以后可能还要继续在涨,劳动力的成本在涨,而且以后可能还要继续的在涨,包括这个仓库的租金都在上涨。所以我们也问过,我问过一个跑运输的,我说前一段,那个叶子菜的价格不是下跌了吗?大家都在说这个菜农受到损失,我就问他们,你们为什么不在叶子菜价格下跌的时候,你们赶紧多运一些叶子菜出去呢?他们说:“不敢运,又怕赔了。”因为本来油价就在涨,然后叶子菜又这个价钱又卖不高。

    主持人:成本很高,运输成本很高。

    何帆:他们不敢往外去运。原来的时候我曾经以为,说在蔬菜运输的这个环节中,可能路上会遇到层层的关卡,那么现在至少是,我们在寿光了解的情况,就在山东境内的蔬菜运输是畅通无阻的,从山东运菜运到北京,因为现在都有绿色通道嘛。

    主持人:对。

    何帆:专门给蔬菜运输是放行的。

    主持人:对。

    何帆:所以基本上也是畅通的。所以现在看起来,从这个菜田到菜市场,如果是距离有100公里的话,可能前面99公里都是比较畅通的,问题可能是出在最后1公里。

    主持人:最后1公里。张鸿的观察?

    张鸿(财经频道评论员):对,最后1公里就到了城边上了。比如说北京的话,那就到了五环边上,那北京最大的这个蔬菜集贸市场就是新发地,那我们新闻里也看到了,从新发地然后再转一次改到了四环边上的岳各庄批发市场的时候,这个时候有一个增长,这个增长30%,这已经是,他说前边99公里里边幅度比较大的一个了,涨了30%,但是这个最后1公里可能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环节是可能到最后的200米,甚至100米。这里面最后这100米还有一个不得不付出的一个成本,就是罚款,就是你到了城里以后,货车不让你继续走,不让你继续走怎么办?这个咱们前两天节目也谈到了,那你一个货车就要分装成很多小面包车,这是违规的,面临罚款,而且小面包车还有一个成本问题,就是说他只能夜里边,偷偷,避免罚款嘛,夜里面偷偷地,1点到6点之间没有人查的时候偷偷地来运,偷偷来运他要算好了,我到这个地方,我到远的地方能运更便宜的菜,但是我回不来了,我只能到近的地方运稍微贵一点的菜,因为我在天亮之前我能回来,否则的话我就陷到里边去了。所以这个时间成本,到最后也都算到了菜价里。

    主持人:那就这个大家非常关心的,这段时间非常关心的话题,我们再来看一下数字100所做的一个调查。我们的问题是,您认为蔬菜价格变身的关键因素是什么?59.40%,差不多60%的朋友都是认为是运输费,就是这个流通环节过高;还有16.70%的朋友认为是摊位费。

    我们再来看一下网友的评论。

    第一位朋友他说:“这个菜从产地运到城市,需要人工保鲜包装、运输的交通费、还有蔬菜的损耗、进店费、营业的费用都会加在菜价上,那么物流是城市补给的桥梁,物流的高效快捷能够减少蔬菜损耗,降低蔬菜的价格。”

    再看看第二位朋友,他说:“产销不能直接见面是一个主因,还有就是物流等成本的上涨导致了一车菜价难抵各项杂费,更是加大了菜价的一个上涨。”

    我们看看这位朋友“山东哥”他说:“这个菜篮子工程关乎民生,菜价高的原因是物流的费用过高,信息不透明,对系统性的信息平台建设不够。”

    刚才听了两位评论员的说法,还有我们看到很多网友的评论,我们发现这个农产品价格的上涨的确是有多方面的原因,可能流通环节的过多,也是导致这个成本上升的一些原因。那么接下来我们看看这个物流综合成本,它有哪些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地进行完善,一起来看下面的短片。

    解说:蔬菜流通的新闻一直是民众关注的话题。

    《新京报》日前报道:土豆主要产区内蒙古乌兰察布市,距北京不到400公里,但这里的大批土豆要进京,竟需要到800多公里外的山东寿光市,然后再旅行约500公里进京。

    外地蔬菜进京,为何舍近求远?在寿光物流园,来自内蒙古的一位客商说,一车土豆直接进京十天半月也卖不完,成本高,拉到寿光市场这里菜品多,买家多,一车土豆两三天就卖了,返程时配上其他高价菜运到北京销售,也有帐可算。

    记者在寿光采访时遇到一位从江苏运白菜的司机,他说:“白菜在江苏附近卖不上价,所以多绕点路,拉到寿光来配菜,走货快,卖价也能高点。”

    江苏菜农:江苏没人要,对。

    记者:在这呢?

    江苏菜农:在这多少还能换点钱,在(江苏)那边更不行了。

    记者:为什么在这就有人要?

    江苏菜农:这边市场大,各个省的菜商都在这收菜。

    解说:针对蔬菜倒流现象,中国蔬菜流通协会业副秘书长陈明军指出,一是表明现有蔬菜生产布局不合理,许多地区蔬菜种植品种单一,未形成规模,难以支撑市场发展;二是表明农产品物流规划不合理,且90%的农产品运输依赖公路。物流综合成本高,也是各界热议的焦点。

    此外,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主任范剑平表示,目前我国的物流交通组织方式太落后,运输能力中有40%是空载状态,经常出现的状况是,出去的时候是超载,回来是空载,物流成本要比世界平均水平高1—2倍。

    主持人:刚才在短片当中也是梳理了现在物流成本过高的很多的一些问题。我觉得有些地方我们老百姓觉得挺奇怪的,比如说内蒙的土豆,它明明可以直接卖到北京卖,他非要跑到寿光去兜一圈,等等问题可能都是老百姓生活中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 张鸿:对。

    主持人:这些环节当中,你们觉得哪些问题是最为突出的?最亟待改善的?

    张鸿:我们可能觉得很难想像,但是对他来说,他肯定会算这个成本,我这个土豆如果我运到北京来,就直接能进到这个批发市场,直接能卖出去的话,那他何尝不愿意卖到北京来呢,那肯定是他进不来,他进不来就是可能寿光这个地方它运起来比较方便。就像这个阳澄湖的大闸蟹,为什么别的地方的蟹都跑那去涮一下再卖到别的地方去,这个还不光是到那个地方要贴一个“寿光”的标签,就是我内蒙土豆我也要到那去转,才能更好的卖向全国各地。还有一个他要算一下,我到那卖的话,我还可以不光卖土豆,我还可以运点别的蔬菜,进点别的蔬菜,然后再运到全国各地,比如说运到北京来,这样的话我可能摊销我的成本。就是我与其让土豆在自己家里我运不进去北京,我不如,这样算一下好像成本增加了,但其实对我来说是值的,这是一个,这是我们整个的一个布局是不是更应该合理。

    因为我们在物流的这个“振兴规划”里,也提到了区域战略规划,比如说长株潭等等这些地方的一些物流的一个战略规划。但是专业的物流,我们怎么能让它布局更合理,比如说服装的,蔬菜的等等等等,这些怎么才能有更好的布局围绕着城市周边,那城市自己也在想办法。比如说北京,现在就非常清楚,我们刚才说的新发地,它在周边还要再建几个这样的一个蔬菜集散地,同时它会把自己的这样的一个基地建到河北廊坊,周边的,就北京周边的这些地方去,这样的话,我就直接可以在你当地的可以订购蔬菜,我就不需要跑到全国更多更远的地方来增加我的成本,这样你当地农民的这个菜,卖菜难的问题也解决了,所以就是我们自己周边,城市周边也在主动地进行这种布局,这个布局就是来源于一个大布局,大的规划,全国的一个大的规划,那城市周边自己要想办法,解决自己小的吃菜,买东西这样一些难题。

    主持人:何帆的观点呢?

    何帆:所以从蔬菜行业,你可以看到整个中国物流业现在的现状,我们现在从蔬菜来看,它是一个小生产大市场的一个格局,中间流通环节是不畅通的。所以在整个供应链的两端到最后都是要受损的,如果这个菜价太低的话,菜农要受损,如果菜价太高的时候是老百姓要受损,所以大家都有怨言,但是流通企业是夹在中间,累死累活的,但是像风箱里的老鼠一样是两头受气的,其实他也很难受。

    那症结在什么地方呢?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物流行业太低端了,其实就是这个物流现在是一个时髦的说法,它其实就是个跑运输的,所以它有时候有很多盲目性,他没有这个信息,那去的时候可能都是超载,回来的时候可能是空车,然后前一辆车拉的是煤,后一辆车改拉土豆,前面一辆车拉的化肥,然后完了之后,后一趟却拉西红柿,它不是专业化的物流企业,那么这个时候就带来很多。因为你比如说你运蔬菜,你没有一个冷柜,那这个时候就带来损耗就很多,所以我们在拉这些生鲜果蔬的时候损耗率要达到30%以上,所以这个就浪费了很多的钱。

    什么时候我们的物流企业,也真正做成了信息企业,那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,我们现在要降低这个流通的成本,要把菜价给降低,那你要靠这个,我们要解决食品安全的问题,那你也要靠,就是我每一个环节,我都能够形成一个追诉的制度,我们现在要形成农产品的品牌,要让农业能够升级换代,也靠这个,所以归根到底,就我们现在的物流行业,必须要来一个脱胎换骨。

    主持人:一定要有的放矢,一定要把这个信息化综合到自己手里,然后才能找出更好的对策。怎样更好地优化这个流通环节?同时建立更好的农产品的物流的体系?稍候回来我们和两位评论员继续讨论。

    主持人: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《今日观察》。那么如何更好地优化蔬菜流通体系?同时更好的降低这个流通当中的成本,现在来看农超对接以及金融进入到物流当中也是普遍在尝试的做法,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了解一下。

    解说:如何减少蔬菜流通环节?近年来,农超对接,金融助力是各地探索的新模式。

    张兴德是山东寿光市德胜光村的村民,从2003年开始种菜,他告诉记者,真正从卖菜上尝到甜头,是2007年以来的事情。

    张兴德(菜农):菜价不好,卖不了多钱,那是常事了。

    解说:2007年张兴德加入了寿光燎原果蔬专业合作社,合作社会根据计划从大棚收菜,经检验包装后直送超市,蔬菜的价格要比市场高出1、2毛钱。菜农通过合作社和超市对接,一方面保证了蔬菜品质,提高了议价能力。另一方面,由于中间减少了环节,在流通过程中的成本也大大减少。

    李春香(寿光燎原果蔬专业合作社理事长):今天摘了之后,明天早就通过我们合作社的合同,就直接上了超市柜台了。

    记者:流通环节大概能节省多少成本?

    李春香:节省的成本,应该是在10%—20%。

    解说:通过合作社或龙头企业,以超市对接的方式,在寿光已占到当地蔬菜销售的三分之一左右。蔬菜流通体系一头连着“三农”,一头连着市场,寿光市农产品物流园这个可容纳5万户菜商和菜农进行交易的蔬菜集散中心,日均现金交易量达到2500万元,蔬菜交易巨额现金结算带来的操作风险,安全文化,以及人力资源投入一直困扰着菜商、菜农和物流员。

    在物流园蔬菜交易大厅记者看到,来这里交易蔬菜的菜商已经不用现金交易。

    菜商:现在都有卡,卡方便了,以前拿现金交易,买一千斤(蔬菜)拿现金交,那样很麻烦,揣钱不方便,这拿卡全办了。

    解说:这张金穗寿光农产品物流园卡,集场内结算和银行卡功能于一体,一面用词条记录客户的银行存款,另一面用芯片记录客户的场内交易情况,通过圈存金进行资金转换,10几秒时间就能完成交割。

    王会堂(农业银行寿光市支行行长):现在用了这个物流园卡,每一个出口,每一个商户在不同的区域,都可以通过划卡的方式,解决结算问题。称完称(重量),结算完了划卡,马上就能出门。

    解说:金融卡的使用,每天平均可减少现金交易量2000万元以上,相当于增加了8个操作熟练的银行会员,进一步加快了蔬菜交易的电子化进程。

    主持人:我们刚刚看到农超对接,还有包括金融进入到物流当中也都是一个在尝试,在摸索的一些方法,那么这些方法应该是能够更好优化整个流通的这个环节,起到更好的一些作用,哪些地方还有待改善?

    张鸿:我们记者在采访的时候,也跟踪到了一个农业合作社,他自己用运输车然后运到了这个城里的超市里,但面临一个问题,就是传统的物流公司他运到超市的时候,他是知道能回来的,回来我不能空驶,我肯定能接到货我回来,但是你一个农业合作社,你运到那你回来的时候成本就白增加了一趟的这个成本,空驶。所以也需要这个更加专业的,更加这个精准的,甚至是高端的一些物流企业的出现,就是他们出现以后,可以有一个定制的服务,这样的话他其实是为你量身订作了一个全套的一个解决方案,这样的话你的成本相对来说就摊低。农超对接其实它就是为了解决环节过多的问题。

    主持人:对。

    张鸿:这个前几年我们国家开始政策支持,包括有些税收支持,一些财政的支持,包括企业的融资支持。我看到一个数据说欧美的这个80%的蔬菜,是农超对接的,日本是70%,中国只有15%,可能这个差距是有点大。那解决它的一个最重要的一个前提是,必须得有规模化的企业,不论是规模化的农业企业,还是规模化的这个超市,他提供的其实不是一个运输,他提供的是一个产品到达超市里边的一个解决方案,整体的这样一个解决方案。

    主持人:对。

    何帆:张鸿刚刚说的这个农超对接,它主要省掉了这个批发的环节,所以他节省了在路上的交易成本。我还想介绍一个,就是我在寿光看到的另外一个新的现象,就是这个金融也在悄悄地进来,你比如说农业银行在这边他通过一个联名卡,就是基本上能够让原来,必须通过现金交易,现在可以直接在卡上就能够,这个不用现金直接无币化交易。我原来还以为我们过去能够拍到有一些激动人心的镜头,比如说农民用激动的心,那颤抖的手数一大摞钞票,没有,但基本上在这个物流圆里头,每天的交易量是2500万元,但基本上2000多万都是无币化交易了,那么这样就节省了很多这个时间,时间就是金钱,你就等于解决了这个成本。

    其实金融还可以做得更好,因为现在这种交易方式主要是在园子里面解决了交易成本,但如果你要想做得更好的话,你要把它扩展到园子外边,就整个这个供应链啊,金融全部都能够提供一个全流程的金融的支持,这样子的话,就是能够使得你的资金流,你的信息流,还有你的这个物流,三个流都能够控制起来,就能够给农民,给这个物流企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易,因为你到最后你一定需要一个平台,但是谁来提供呢,一种方式就是比如说行业协会来提供,但是我们现在的这些农业的行业协会发展还比较滞后。另外一种就是你要沃尔玛来给你提供,这种外资的这个零售企业来给你提供,但这里头毕竟还有一个经济安全的问题,所以其实最适宜于提供一个全流程平台的,那应该是金融机构,所以我想在这些方面,金融机构可以站得更高,看得更远。

    主持人:接下来我们再来听一下我们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他们的观点。

    张育林(商务部研究院流通战略研究部国内贸易研究中心主任):这些成本很多时候它是一些政府的或者行政的公权力部门所决定的,那么公权力部门就应该有一些制度的政策的设计,把这些成本降下来。那么另外还要有一些要提高一些流通效率,那么怎么提高流通效率,我们就想,整个流通的基础设施体系,要给它建设起来,并且逐渐的加以完善。那么这个流通基础设施,更多的也应该是政府来进行提供的,包括一些大的批发市场,包括大型的物流配送中心,还有一些检验检疫设施,还有一些提供信息服务的公共信息服务的大型的电子商务平台。那么把这些基础设施完善了,有一个很好的体系,这样的话流通的效率就提高,相应也减轻了流通的成本。

    张晓山(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):农超对接,农民的联合销售,直销,因为直销是和超市对接,还有直售,直售是什么,就是农民直接办合作社,协会,直接在城市设点销售。这样的话,我相信很多环节要少,成本要少,而且有很多利润能留在农民这,但这块需要城市的支持,包括(销售)点的支持,因为这块有很多其他成本发生,所以这不是一蹴而就的,但是我们可以探讨,多方面的,多样化的形式,最终的目的就是促使生产和消费者需求,能更好地衔接。

    主持人:其实这几天关于物流我们说了很多,其实农产品整个物流是一个非常大的体系,它的完善需要各方面都要给力,在节目最后两位还有怎样的,比较实在的建议给大家?

    张鸿:就是回到绿色通道,绿色通道其实现在我们只通到城市周边,就是高速路上我们不收费了,但是它能不能再加长一点,直接进到超市里,直接进到菜篮子上,直接进到餐桌上,就是整个的这个环节,最后1公里的,最后100米的这个成本能不能让它降下来,比如说罚款的问题。绿色通道其实还可以加宽,不光是蔬菜,我们的生活必需品进入到超市里面,我们必须买的这些东西,能不能都能享受,或者说尽可能多地,都享受这种少成本的这样的一个绿色通道的待遇。

    何帆: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,我们的铁路在解决农产品运输的里头,也应该扮演更重要的作用。你比如说在美国,当年的时候就是修了贯通美国东西的铁路,然后马上出现了有很多冰柜,就货车里头都是冰柜,所以后来我们看到底特律这些城市,芝加哥这些城市兴起,它就是因为铁路的运输,芝加哥是一个主要的行业是屠宰业,它就是因为有了冰柜,然后屠宰这些肉类之后就能够马上……

 

上一篇:聚焦物流顽症之七:物流联运短路之谜

下一篇:聚焦物流顽症之八:跑不起的公路

 推荐阅读
  • Copyright © 2009—2021 ,www.zouzhiqiang.com,All Rights Reserved. |  蜀ICP备08109900号-2  |  川公网安备 51132202000060号
  • 关于本站  |  网站声明  |  网站导航  |  留言交流  |  友情链接  |  个人博客  |  个人网站大全  |  音乐电台  |  祝福频道  |  新浪微博
  • 版权声明:凡注明本站原创文章、作品,未经本人许可,任何人或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对本站内容进行复制作商业用途.
  • 本站部分文章、资源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及时致信告知我站.
  • 地址:中国·贵州·贵阳  邮编:550018   微信公众号:WEBZZQ  邮箱:admin@zouzhiqiang.com
  • QQ:470870191 欢迎各位站长加入个人网站交流讨论QQ群: 15410235
  • 访问统计: